icon
当前位置:

整形医院从业人员:“每一个求诊者都有程度不

  在“医美之都”成都从事医美咨询的近三年中,高婕服务过形形色色的求诊者,有的人整形是为了在合影中“取胜”,有的人是为了填补“缺陷”、爆笑法庭:约定管辖、管辖权异议的那些奇葩理,消除自卑感,有的人是为了拯救破裂的婚姻……

  高婕说,她接触的每一个求诊者都存在程度不一的容貌焦虑。上海某三甲医院整复外科实习医生肖阳跟随老师面诊时,也能感知到求诊者传来的焦虑情绪。

  但在高婕看来,医美或能“复制”别人的脸蛋,但并不能复制别人的人生,“做你自己,不要想太多。”

  2018 年夏天,北京某整形医院,一场整容手术正在进行中。新京报记者 汪畅 摄

  “既然这个项目那么好,你为啥子不做?”在成都从事医美咨询的近三年中,高婕时常遇到求诊者这样发问。

  “你做了就可以达到我现在的效果。”高婕通常如此作答。30 岁的她五官清秀,巴掌脸,从未整过形。尽管日日与无数的成功“案例”擦肩而过,她也不为所动,“我立场是很坚定的,对自己颜值也有自信,不需要动刀。”

  她先后在三四家私立整形医院工作过,与上千名前来咨询的求诊者打过交道。其中,女性约占95%,多在25 岁至35 岁、40 岁至50岁之间。前者选择割双眼皮、隆鼻的较多,后者则少有人“动刀”,更青睐“轻医美”抗衰项目。

  在她看来,高鼻梁、大眼睛的确是当下的主流审美观,颜值的作用确实不能小觑。但同时高婕也直言,接触的一些求诊者把颜值的作用看得过于重了,觉得整容可以改变命运,“有的是头脑发热,有的则是想得太多。”

  曾有一个24 岁的男子找到高婕,指明要在臀部垫两个硅胶,他拿出手机,给她展示了两三个网红的照片,“就要这种厚度的。”

  想比照着明星、网红的某个部位整形的客户,高婕见过太多,他们大多向她展示APP 截图,“想要个一模一样的”。一般这时,她会将业绩、提成抛之脑后,凭着良心给对方泼冷水:这个款式并不适合你, 你做了不一定会有那么好看。

  “但好多人都听不进去,雨林木风115网盘V5新版曝光 将强化社交功。有一个男客户甚至觉得,他和自己的偶像之间,就只差一个鼻子。”高婕说,还有一些热衷于观看仿妆视频的求诊者,在对比妆前妆后之后,会脑补许多场景,期冀自己素颜也能达到视频中的妆后感。

  在高婕眼里,部分网红传递出的价值观非常扭曲,但不少客户真的会买单。包括一些稀奇古怪的审美标准,如精灵耳、填高颅顶,以达到脸小的视觉效果,“有人真的会觉得:我脸大是因为我没有精灵耳。这就明显被带偏了。”

  高婕说,近两年,越来越多的求诊者坦言,整形的目的是为了不想上班,计划靠颜值收割流量,“去当网红,做直播。”

  她也目睹过被男朋友拉来整形的,男方老是对女方强调,“亲爱的,你要是双眼皮会更漂亮。”

  当然,也有因为寂寞,整形成瘾的。高婕提及,她的一个女客户,今年30 岁,“开一辆粉色的宾利。她的老公经济条件非常好,但很少回家。每次来我们这里,都能感觉到她很寂寞。”双眼皮、隆鼻、隆胸、线雕、抽脂、皮肤抗衰等项目,这名客户都做过,“最近还想再抽点脂,但我觉得真没必要了。劝也劝了,她还是坚持,说可以再抽点。”

  高婕还遇到过两三个不到25岁、月工资五六千、却背负“整容贷”的女客户,“每个月就要还四五千,完全不在她们的经济承受范围内,但还是想整,抱有整了之后可以改变命运的想法,相信未来自然有人帮她们还。我个人认为,这不是良性的。”

  高婕感慨,随着越来越多的医美客户在各种网上平台分享经验,医美行业越来越透明化,许多求诊者都是“有备而来”,“有的还很专业,会对比至少两三家医美机构,评估各项风险,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恪守‘能打针的就先不动刀’的信条。”

  发生变化的还有审美观。“以前推崇的瓜子脸现在降温不少,很多求诊者觉得,稍微肉嘟嘟一点的脸更显年轻。现在,审美趋于多元化发展。”高婕说。

  高婕说,她接触的每一个求诊者都存在程度不一的容貌焦虑,且多数人都特别在意外界对自己的看法,在意如何更好地活在镜头下,活在朋友圈中,活在部分男性的审美标准之上,“也没必要跟网红比,他们展现出来的都是包装后的东西,也真的不要因此而困扰烦恼,人比人气死人。”

  对高婕来说,她认为适度医美、追求年轻和漂亮无可厚非,但凡事都有一个度,“如果过度追求三庭五眼、黄金比例,想让五官没有一点缺点,一眼望过去也不会觉得美,太完美的东西反而很假。”

  入医美圈三年的高婕也一直告诫自己不要因为这份工作,而陷入自我迷失。她经常劝说求诊者:医美的确可以帮助别人“复制”脸蛋,但远没有那么大的能量复制别人的人生,“做你自己,不要想太多。”

  肖阳日常接触到的“病人”一般分三类:要求做双眼皮、眼袋、隆鼻、拉皮、除皱、泪沟填充等项目的美容病人;先天性畸形病人,如唇腭裂、并趾(指)、血管瘤等;因创伤

  与私立整形医院不同,肖阳所在的医院并不存在“眼综合”、“鼻综合”的说法。以双眼皮手术为例,“就是单纯的双眼皮手术,自然款的那种,没有其他术式,不鼓励每位患者都做开眼角,不主张‘欧式大双’。”

  肖阳所在的科室一贯“一号难求”,“就诊人数实在太多,每个患者的面诊时间有限,有时候一上午就要看40 多个病人,我们只能尽可能地用专业的解答来平复他们的

  不过,“劝退”病人的桥段,高频率地在诊室里上演。有的人想做特别挺、特别翘的“网红鼻”,被劝退,“做出来不好看”。有的人已经有双眼皮,还想来加宽,被劝退,“没必要”。有的人已经有较好看的双眼皮,还想来开眼角,被劝退,“单纯双眼皮术后切口的‘红印’可隐藏于重睑线中,但若选择开内眼角,切口则难以隐藏,如果形成瘢痕,会影响美观。”

  另外,还有在其他整形机构做完双眼皮、隆鼻等手术后不满意,想来做修复的患者,“这种90%以上都被老师劝退了,因为做好修复手术真的很不容易。对于一些期望

  肖阳解释,就所谓的“ 眼综合”、“鼻综合”而言,具体综合了哪几项、动了哪几处,好多病人都“稀里糊涂的”,“我们医生对之前的术式不了解,就很难修复好。”

  肖阳还提到,填充在下巴、鼻子、泪沟等处的玻尿酸,一般注射溶解酶可以溶解。然而,偶尔还是会碰到溶解不了的情况,“这说明当时打的肯定就不是玻尿酸。”

  截至目前,他已参与过上百台整复手术,在他看来,整形手术的成功率主要受医生技术、材料质量和病人自身体质影响,“要理性消费,盲目跟风做些不适合自己的项目,没必要。毕竟,做了之后再后悔,就很难恢复到原来的样子了。”